第一千玖佰柒拾八章 更加詭異

湘信有鬼 1978 作者寶慶十三郎 全文字數 2204字

“小河,現在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沈伊珍雖然不敢相信,心里有著幾分盤算,依稀尋找自己開始來的方向,但是這些太難解釋的事情,只有到了此時她才能詢問我。 我明白她如果終究知道的話,我也是逃避不了的,畢竟在這里除了向蔏,我明白自己和她也是有著親近的。這種糾結的事情還不能明說,借著那依稀的空間氣氛,我咬著牙看著周圍的路,心里卻是有著一些茫然。 “駱伯伯肯定會和我們說的,但是現在咱們好像沒有辦法!不過你不要怕,相信駱伯伯會把事情解決的!”雖然我心里也沒有底,可是看到沈伊珍那緊張,甚至帶著希翼的眼神,我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出聲。 “你,你這蔏姐姐怎么了?”沈伊珍雖然有著一些顧忌,但是可能明白只有我親近一些。雖然她也知道向蔏有著手段,可是這時她不得不面對。 尤其這時更令我恐怖的事情,在這一刻終于發生。向蔏本來就那么閉著眼睛,沒有坐到一旁的條石上去,而是微微貼緊了我的身子。不過我卻可以肯定,是她自己站穩了身子。這刻我都不敢去觸摸她的身子,因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看著向蔏的身子,穩穩當當的靠著我,卻好像白天睜著眼睛時的一樣,當我也想拉著沈伊珍坐下來的時候,她的身子便也跟著我的動作動。當我抬腿想走的時候,她也就那么跟著抬腳往前走了,情形令人感覺到詭異。 “可能也受到影響了,不過不要擔心,駱伯伯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看著向蔏詭異的舉動,我感覺到自己有些汗毛倒豎,瞬間有些僵硬了在原地。雖然沈伊珍的擔心,在我看來不意外,但是卻也讓人感覺不一般。 我記得自己曾經有過相似的經歷,不過那是有人在夢游的時候。當然在縣郊古墓的時候,向蔏似乎也遭受過類似的情形,不過當時在駱伯伯看來,最后都有些迎刃而解。 而我知道這刻的向蔏,絕對不是夢游的原因。看著她真的跟著我的動作,在慢慢的往前走或者停止,在這石塊邊依舊的閉著眼睛,一點也不像是摸瞎沒有睜眼的人。想到她開始的清醒,卻絕對令人感覺到詫異! 對著沈伊珍的時候,我知道自己的解釋是沒有效的,但是如果拉上駱伯伯的話,我明白絕對效果不一樣。此時我甚至以為自己是看錯了的,即使自己心里有些恐懼,但是因為在這里的這種反常,所以我還是嘗試著繼續走了幾步。 面對這種更加詭異的事情,跟著把著她的身子穩定,看著她詭異,甚至似乎是沒有知覺的舉動,我自然也感覺到后背發涼。因為有著太多的經歷,讓我可以相信,向蔏的這種情形,肯定是受到了某種影響! 但是她是真的閉著眼睛,也緊緊的貼著我的動作,雖然走的不快,就像是平時無事散步一樣。但是她是真的閉著眼睛,在黑暗中神態自若的走。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著這詭異的情形,我隱隱想到自己體內躁動的蠱基。雖然心里有著不安,感覺到自己頭皮一直便在發麻。可是畢竟緊緊和她貼著,多少還是令我逐漸有些心猿意馬了! 怔怔的我感覺到自己有些糊涂,明白這事可能和剛剛從陣里出來有關,不過應該又有些不同,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卻是不知道的。想著她身體敏感的一些反應,我自然有些忐忑有些緊張。 看著向蔏和我慢慢的往前走,我甚至在心里有些小小的慶幸。雖然不知道向蔏是否妥當,但是我想到相對于向候騩來說,她目前至少是安全的。甚至因為耳邊逐漸的安靜,我心里卻更加火熱了起來。 我走到墳山邊的小路時,雖然似乎脫離了那個是非之地,但是因為周圍的安靜,甚至感覺到了一陣冰涼的寒意。有那么一陣輕微的停頓,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最終想小心的去翻過她來。 她似乎渾身已經有些滾燙,但是整個人好像軟綿綿的一樣。我忍不住探手到她鼻息下面,這是駱伯伯教我的常識。 不知道是我太緊張,還是她渾身滾燙,我居然沒有感覺到,她鼻孔冒出熱氣來,反而感覺到她吐氣如蘭。我心里一陣不安,但是還是不死心的往她手腕上搭去。 隨即我感覺到自己胸口一熱,因為她雖然閉著眼睛,但是脈搏還在跳動著,而且是狂跳著令人感覺到猶如打鼓。 這個時候我已經顧不得別的了,她滾燙的身體甚至惹得我渾身發顫,她就像是一根滾燙的山芋一樣,令饑餓的人看著不知所措。 看著她熟睡的樣子,甚至是軟綿綿的身子,我左手一直沒有松開,因為這個時候我怕她軟到地上去。來到這里木牌雖然褪去了大部分的溫度,可是依舊比平時在身上要熱。 這個時候可能因為無法引導向蔏,我忽然傻傻的把左手托著了她的腹部一點,可能看到四周沒有什么人,忍不住口里輕輕的有些發顫的喚她道:“喂,喂!你醒醒!” 她似乎依舊沒有反應,依舊那么緊緊貼著我,但是某處因為身子的前傾,完全的緊緊的靠貼的更緊,自然令我心里更是難以自持。 似乎也是有些不死心的,因為我一直輕輕的托著她的身子,本來火熱的她,靠著我的地方首次更加有了溫度。這讓我心里頓時便松了口氣,能夠產生溫度的人,至少說明還是可以救的。 看著她依舊緊緊閉著眼睛,我其實心里還是忐忑的,但是我忽然隱隱想到了什么,不由靠著她耳邊,輕輕的喚著她:“你醒醒,你醒醒,咱們回家了!” 隨后似乎感覺到,她的身子有了一些反應,但是還是沒有醒過來的意思,我黔驢技窮的只好叫著:“回家,回家了!” 令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在我輕輕叫著的時候,她的身子忽然微微的抖動了一下,雖然眼睛還沒有睜開,但是我卻感覺到,自己的雙手似乎輕松了一些。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