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十二章 玻璃墻防線

無限之至尊巫師 1052 作者無境界 全文字數 9011字

時間在槍炮聲中流淌,盡管第一線的戰士們感覺度日如年,距離撤離仍舊只剩不到1小時。 大兵們都不怎么開槍了,因為他們的那點火力,對于解決如潮涌動的蟲子,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現在主要靠臼炮制造的烈焰地獄坑殺,再不行就補發單兵云爆彈,不行再補一枚,或再拿臼炮轟。 至于那些沖上來的,黃蜂機槍陣列會教他們做人。 隨著時間推移,防守口又只有兩個,趙文睿弄出足夠多的黃蜂自動機槍,從而獲得了超飽和打擊。 這種打擊方式讓大兵清晰的見識了什么叫在超飽和打擊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不如跳舞。 完全沒有死角的,哪怕練會乾坤大挪移迷蹤步,在打擊范圍內也一定會被擊中,擊碎。 所以不管是什么蟲子,不管是多少,進了這個打擊圈,就會被撕成血霧。 大兵們最后就成了負責善后補槍的,個別的幸運小貓,找到,點名。再丟幾顆化學彈過去,尸骸迅速燒成黑灰,避免尸骸過多,遮擋射界。 趙文睿見此,索性讓大兵們組成救火隊,而在地堡里填充更多黃蜂。 機械力取代人力,設備好使,那就讓設備上,人打下手,這不可恥,這才顯示出人是聰明的,是勞心者,而不是勞力者。 不但是北橋,西橋的游騎兵戰力,也被不斷增加的設備取代而解放了出來。 有的游騎兵還為此感到不滿。“我們干什么,看著?” “你就是想,也沒有那樣的好事,你們要當救火隊員,設備可都是死腦筋,也許異蟲換個花樣,它們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到時就得你們上。你們還得學會簡單的維護,這樣設備才會乖乖的替你們重復蟲命收割工作。” “嗯,要說這蟲子殺多了,到最后確實就剩下反復收割了,挺枯燥的。” “行了,知道你想讓人表揚,可我沒時間,回頭你可以在酒桌上跟別人吹:當年在挖掘場,老子殺蟲子殺到手軟懶的殺,找個機械替我殺,居然輕松就千蟲斬了。” 這下引爆了話匣子,大兵們嘻嘻哈哈,“對啊,不知不覺千蟲斬了,不過韋恩,你好像不夠呢。” “放屁,老子殺的比你只多不少。”…… 大兵們的笑點低且爛,有時候甚至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可他們就是能傻樂呵的起來。 趙文睿也能跟著起個哄,但永遠融入不了這個圈。他的思想太復雜,思想太復雜的人不配擁有簡單的快樂。 吉姆?雷諾再次湊了過來,“這可真是奇妙,明明蟲子攻勢越來越猛,外面蟲山蟲海,我們卻閑下來了。殺蟲都基本不用自己親自出手了。” “閑?你大約是忘了異蟲還有大量的坑道蟲沒用呢吧?憋著壞呢,殼一破,立馬就全線崩塌,連潰敗的后路都沒有。” 這時有人吼:“又一波飛螳來了,從后方,從高空,好狡猾!” 趙文睿瞅了幾眼,道:“問題不大,導彈塔會教它們做人,” 果然,這波玩戰術的飛螳大部分都沒能來得及發起攻擊,就被飛彈轟殺了。有那么幾頭發出攻擊的,也都因距離遠而威能有限,并且火力都傾斜在了設施上。 這個時候,設施的意義已經不大了,趙文睿都懶得讓SCV去修,而寧肯SCV一直戒備,準備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坑道蟲進攻。 他從后腰的囊摸出一個特殊的長圓筒子,黑色頂底,中間是透明材料,內里有專門的卡,卡著一塊兒雞蛋大小的不規則晶體,熠熠生輝,非常的美。 “吉姆?雷諾,你有主角命,先幫我收著這個,我如果有機會登船,自然會跟你討要。如果沒機會,就買我的兄弟一個好落腳處。” 吉姆?雷諾接過,戲謔的道:“你不怕我拿錢不辦事。” 趙文睿撇嘴哼了一聲,岔話題道:“對了,如果有人開價低于八位數,那家伙一定是將你當凱子,這是從矽晶中萃取的難得素,很多尖端研究能會用到,尤其對幽能研究有大用,關鍵是制備極難,時間成倍尤其高。” “噓!”泰克斯?芬利吹氣了口哨。八位數,他都有些想不出那么多錢堆起來是個怎樣的景象。 吉姆?雷諾他們不知道,趙文睿卻是清楚,這個副本到了最后一分鐘異蟲會瘋,兵量暴增十倍。而將游戲中的這一關設定時間和這次任務時間對比,結算的結果就是,異蟲大約會在最后半小時瘋。 時間上差不多了,一旦開始,估計會忙成狗,完整的說幾句話都將是一種奢侈。難得素算是趁機撈個人情,養兵費錢,養船更費錢,休伯利安號就是個無底洞,吉姆?雷諾已經窮到被斯旺一再吐槽,老大顏面盡失了。 所以只要他不在了,那份納米蟲析出來的難得素也就能讓吉姆?雷諾勉強獲得那么幾天是眾人的老板、不是眾人的奴才的舒適感。 如果還有下次再見面的機會,他相信吉姆?雷諾的表情一定會很有意思。 最后的激戰,在不經意間開啟。 地面蟲群如大洪水洶涌而來,天空一波空頭囊,直接砸的防區到處都是臨時菌毯地。跳蟲自空頭囊中撲出,逮人就咬,逮著東西就嗑。 飛螳以烏云壓頂之勢而來,而大地震動,坑道蟲終于登場了。 “很氣派,不過老子照樣有辦法噎死你們!” 趙文睿冷哼中下達了命令,核閃光幾乎同時在北橋、西橋、以及空中爆炸。 等離子大火球出現的時候,沖擊波掀起塵土如浪,如海嘯橫掃般,摧枯拉朽,席卷天地,早一步得到通知,并有一定的準備的大兵將自己拴在鋼鐵地板上,才沒有被第一時間吹飛,而大量的異蟲,尤其是跳蟲,就沒那么好命了,它們都被每秒近百米的超級烈風吹去了不知哪里。 蟲群浩大的攻勢,就如同一個正要高聲嚎叫的人突然被掐住了嗓子,一時間陷入停滯。 坑道蟲并不知道其他配合已經被瓦解了,一個個氣勢驚人的破土而出。 如果事先沒有準備,當這些大家伙出現時,確實挺震撼的。 可如果有準備,它們的動作就顯得蠢笨而多余,有著明顯的沖過頭特征。而它們恢復到嘴部打開的通道運行狀態是需要一些些時間的。 這幾秒鐘時間,就成功被趙文睿利用到了。 ‘前妻’,也就是那些微型導彈,紛紛鉆入坑道蟲的頭顱,然后就發生了慘烈的大爆炸,比棒球棍敲西瓜的現場都慘。 坑道蟲的皮是帶有極強伸縮性的,失去了頭部,其甚至就像是回彈的猴皮筋,嗖一下就縮了。 異蟲們固然仍舊能從已經開好的坑洞中爬出,但無論是體驗還是效率,都從坐過山車變成了徒手攀巖,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趙文睿看了看時間,26分倒計時。 這次立體蘑菇打擊還算給力,前前后后算下來,十分鐘就那么拖過去了。 是的,僅僅是十分鐘。 蘑菇了不起,也不算特別了不起。 異蟲恐怖的地方,除了數量和個體戰力,還有它們的鋼鐵意志。 沒有什么力量能摧垮它們的決心,至少核彈不行。 如潮攻勢正在迅速恢復。 大兵們也忙的腳不沾地。說起來有些好笑,黃蜂機槍,被適才的大風吹倒了不少,需要重新扶起來。 沒良心炮倒是基本還好,因為始終需要有人操控。 其他方面也就沒什么了,人類一方就是用這么簡陋的設備,硬是令異蟲們不能寸進。 趙文睿和吉姆?雷諾都屬于那種優秀的基層指揮官,習慣性四處亂竄滅火,這火未必就是由敵人制造的一次危情,也可能是人心。 人心失穩,小牢騷、小埋怨,看似小問題,卻有可能釀成大災禍,基層指揮官及時出現,展現下個人魅力,插科打諢幾句玩笑話,小問題也就化解了。 人心常常去焐,大部分情況下始終是熱的。什么兄弟情、戰友情的,這就是了。 相對而言,趙文睿的人更好哄一些,因為從某種程度講是真傻。 相應的,給人們提供經顱改造的趙文睿,也是真壞。 但這些都被激烈的事掩蓋了,比如戰事。 蟲子們又上來了,潮水一般。 這種形容用的都煩了,但確實沒有太多更生動的詞匯去描述那種密集、壯觀且行云流水般的景象。 然后火從天降,沒良心炮。 炮彈以一捧靚麗的光汁的姿態,在空中就潑灑開,然后將它接觸的一切都熔化,染色。 不管那里曾經是什么,事實上只有厚重的大地才能承載它。 最終它化作發光的熔巖池,那種地獄般的橘金色的光,扭曲著空氣,嚴重消耗著氧氣,令熔巖池附近的異蟲活的很痛苦,窒息的打擺子。 這時候橋對岸就有不是很猛烈的火力點名,那是大兵們在練習槍法,橋長就超過300米,再算上熔巖池,那些異蟲差不多在400米或者更遠,即便沒有上躥下跳,想要命中那個距離的目標,也是有一相當難度的。 這種玩法對趙文睿也有好處。 他最牛的地方,其實還是要說智腦米蘭諾所擁有的大數據庫。 這個由納米蟲構建的物理硬件承載的量子智慧體,其實是一個超凡存在,跟趙文睿關聯極為緊密,是永遠傍身的副官。 只不過趙文睿沒有將副官實體化,跟在身畔的習慣。 納米蟲的所有活動,都是建立在米蘭諾的控制基礎上的。反過來,米蘭諾也考吸收所有有價值數據而獲得成長。 所以,任何的跟納米蟲相關的操作都是有意義的,趙文睿的經歷見聞自然也是有意義的,都會讓米蘭諾更完善,更強大。 蟲子們在沒良心炮制造的窒息火湖面前總是吃癟,阿巴瑟或許在未來會更換蟲子們的相關體系,讓它們不再依賴氧氣。但至少今天,這個癟得忍著。 其實也不需要忍太久,它們就能不管不顧的發動半自殺式的沖鋒,但沒良心炮還是克它們,將它們的洪流截斷,讓前邊的自殺沖鋒變成半途而廢的無用功。 這幾個小時以來,異蟲就是因為一直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所以在看似簡陋的防線面前一再折腰。 甚至就連吉姆?雷諾都感到神奇,他以往沒少跟異蟲撕逼,真的是很少見異蟲這么吃癟,就是不行,說什么也不行,來多少都沒用,簡單防御,卻天塹一般過不來,比傳說中吸血鬼過不了鹽線還邪乎。 即便是這樣,異蟲們的嘗試也從沒有停止,仿佛因此拖住幾個人,都算是它們勝利。 然后就是想別的辦法,之前一般是攢夠一波飛螳發起沖擊。 可惜這種在吉姆?雷諾記憶中很強力的異蟲照樣被趙文睿的手段克的死死的,連吉姆?雷諾都看不過眼,心說:“你們別送了,我都替你們心疼資源!” 異蟲用實際行動表示,我們浪的起,我們就是要堅持不懈。 現在有了坑洞,坑洞可以源源不絕出兵了。 是嘛? 趙文睿將沒良心炮炮彈的內容略微改了改,就弄了‘金汁’給走坑洞的異蟲們嘗。 真的是很臭,而且高溫燃燒,而且在超級耗氧,尤其在坑洞中,那效果剛剛的。所以往往一波熔巖流下去,就跟洗腸子似的,洞里邊好半天都沒動靜。 被順著蟲道燒死的終究是少數,窒息而死的才是大多數,一死基本就整條通道都死了。人類這邊需要做的,只是看看監控器,確認是否有新的蟲子出現了。 都不需要人去看,蟲子就算想從洞里噴對方一臉也做不到,應對方式也相對傻瓜,只需要確認有蟲子,灌一次金汁,就能安生那么幾分鐘,新的異蟲想要利用通道,還得負責清理死在坑道中的同類,真是太太難了。 照這樣的情況,趙文睿的‘我斷后,你們走’計劃似乎有落空的風險。 趙文睿卻表示不太擔心,阿巴瑟的實驗部隊還沒登場呢,而且任何低估異蟲瘋狂的,都將付出慘重代價。
果然,信奉大力出奇跡的異蟲派出了豪華陣容,刺蛇+飛螳,這兩種混合部隊全力沖擊橋梁防線,邊突進邊開火的那種。 并且是不計傷害,硬是用數量填了單位時間內超飽和打擊的坑。 空中尸如雨下,可飛螳不管不顧,只要有可能,就會攻擊操控沒良心炮的幾名大兵,地面也差不多,黃蜂機槍的絞殺非常強烈,但刺蛇在被達成血肉碎末前,會盡可能的像沒良心炮這邊噴射棱刺。 這給大兵帶來極大的生存壓力,沒良心炮的發射很自然的出現了延遲。 但先出了問題的卻是橋西游騎兵這邊,這些海盜、傭兵出身的家伙有些心大,或者說沒心沒肺,順風仗一打,就有點盲目樂觀,這時候被恨壓,則又表現的略慫,沒良心炮連續兩輪沒能發聲,而越是著急就越容易出錯,挺簡單的發射原理,楞是因操作不當給弄壞了一架。 東西不心疼,關鍵是耽誤時間,異蟲那邊立刻就成勢了,黃蜂機槍都殺不勝殺,并且被刺蛇硬懟著給毀了不少,防線立刻就要崩。 趙文睿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崩,一崩就是全盤毀滅,他動用了修復的坦克炮這張牌,同時帶人趕過去資源,吉姆?雷諾和泰克斯?芬利也趕了過去。 其實靠人力很難頂的住,全刺蛇陣容,外加飛螳,那打擊可以說讓人探個頭都會被射一臉洞,窩在那里都會被彈射濺傷,但這種時候只能是人去頂,頂不住就完蛋打擊。 就是這種雞蛋殼防御,不能碎,一碎就沒治沒治的。 一通瘋狂交火,付出了傷亡,總算是將沒良心炮的打擊節奏恢復了,這個恢復了,戰線基本就穩住了,再修復一些壞損的黃蜂就更穩了。 之前守防線的幾個大名面帶愧色,挺簡單的活兒都能搞砸,忒不專業了。但這個時候不適合罵娘,吉姆?雷諾還是展開了富有個人魅力的鼓勵式即興演講。 可惜話沒說兩句,阿巴瑟的實驗部隊登場了。 由于機動部隊都抽調過來守口,以至于這次三頭坑道蟲第一時間只被搞死一頭,另外兩個雖然傷了,但還是成功建立了滑道,讓大量的蟲子出現在防區內部。 趙文睿一看這些略顯畸形的跳蟲身上就跟長了寶石般明滅著熒藍色的妖異之光,就知道它們是實驗級。 沒什么好說的,立刻啟動預備方案。 他其實也挺怕陰溝翻船的。寧肯悲壯斷后戲碼沒的演,也得確保吉姆?雷諾他們有機會上船。 旋翼機編隊出現,這些看起來只有半扇課桌面大小的飛行器,可以吊掛25公斤的重物,趙文睿給它們掛了槍彈,輔以智腦AI,讓它們變成空中射手。 現在這些射手深空,趕往坑道蟲附近,在異蟲尚未擴散開來之前,集火射殺。 槍就是精準高斯步槍,只不過這都是經由納米蟲新造的,看起來與大兵們使用的有不小差異,關鍵是更輕了,卻更可靠了。畢竟是全新設計并制造的。 試驗型跳蟲并不比普通跳蟲更厚皮,中槍也是一個大血洞,但恢復的極快,肉眼可見,呼吸之間,傷勢就好了。 趙文睿有眼膜成像,米蘭諾又跟大量納米蟲化設備有著直接的聯系,因此他能借旋翼機上的攝像孔看到第一線情況。 自然是毛骨悚然,這種高恢復跳蟲,就是輕步兵克星,它能受重創超快治愈,等于有N次犯錯從來的機會,你能扛幾爪? 所以大兵磕不過這種家伙,單挑往往都很容易輸,兩只就絕對要卿命,而現在第一波成功出現的就不止百只。 “用特彈!”趙文睿一邊下令,一邊飛快的向著那邊趕了過去。 這時候附近的‘前妻’已經調集了一波,并成功干掉一頭坑道蟲,另一頭卻見機的快,自己溜了。 但上百熒藍跳蟲已經在擴散,它們的目標也是挺明確,沒良心炮。 其中奔橋西這邊的,自然跟趙文睿迎面撞上。 趙文睿直接甩槍,將之斜掛在后腰的掛架上,然后抽出長刀。 一頭跳蟲撲過來,被他一斬兩段,順勢撩刀,又一頭跳蟲身首異處。 更多的跳蟲撲上來,就見他閃展騰挪,步伐奇異而又有著某種韻律,上身則不斷擰轉,仿佛在冰上舞蹈,轉來轉去,行云流水,長刀更是光華片片,每次閃耀,都有跳蟲肢殘體斷。 “那家伙,是傳說中的劍圣么?咋這么好看?”老泰克斯都看呆了,忍不住嘟囔。 “有時間廢話,不如多少幾頭蟲子!哦,該死!”吉姆?雷諾罵罵咧咧。 雖然趙文睿成功的吸引了大量的蟲子,但還是有向吉姆?雷諾他們撲過來的。 正所謂看人干活不累,欣賞趙文睿長刀殺蟲,是挺賞心悅目的,可這不代表這些試驗型的蟲子好對付。 吉姆?雷諾他們上手后,就立刻感覺到這種蟲子的難纏了,必須給予比一般蟲子多一倍以上的‘愛’,否則很快就會又活蹦亂跳。并且本身就特別頑強,想要在極短的時間內連續命中好幾槍并不容易。 要知道,它們可不是一頭,而是懂得相互掩護的,而且它們長相差不太多,受了傷也是花花綠綠,百忙中人很難鎖定其中一種狠揍,人們更習慣誰距離近揍誰。但這個習慣用在這里,就很可能做了無用功,受傷的蟲子兜兜轉轉,傷很可能就好了,重新成為極具威脅力的敵人。 所以即便是吉姆?雷諾這樣的百戰老兵,應對起來也是感覺壓力十足。 反倒是趙文睿,長刀很占便宜。 他這刀是特種合金,鋒利異常,不需要加力,只需要舞起來,傷害就夠。 而一刀兩斷,往往令跳蟲受創面積過大,沒辦法恢復,所以死于一刀之下的比比皆是。 他一路沖殺向北橋,緩解那里的壓力,但還是去的有點晚,那里可沒有吉姆?雷諾這樣的主角坐鎮,也不像橋西這邊,剛經歷了一場反推人手正足。 等趙文睿感到,控制沒良心炮的的四名大兵已經全部喪生。 沒有時間憂傷,趙文睿讓救火隊的其他三人操控沒良心炮,他則舞動長刀負責保護三人。這并不容易,但他做的還不賴。 沒良心炮續上了,來自大橋方的壓力就頓時一松。其他精準射手迅速有效的收割著異蟲,陣線又一次穩住了。 不過這回,人類一方有些無力清除自己家里的所有隱患了。 旋翼機射手自然仍在發揮作用,事實上如果沒有它們,試驗型跳蟲的這波攻擊不至于這么無力。 正是因為突然多了幾十個空中射手,跳蟲只能挨揍不能反擊,因此亂了節奏,甚至有些狼狽。 但這些機器終究還是不能取代人,像坑道,它們就無可奈何。 阿巴瑟轉手就又送來一堆試驗體。 讓趙文睿感到驚喜的是,坑道蟲竟然還有試驗型,超級耐打,都成血葫蘆了,仍舊完成了滑道架設,異蟲版步兵戰車刺蛇順勢上線。 這些裝備了十萬條以上專用肌腱的家伙,發射起棱刺來就像是機炮掃射,頻率差點但威力更大,準頭更足,而且它們也無懼肉搏,其介于鐮刀和戰鎬之間的刀臂舒展開來也是相當兇悍的。 很多人都對刺蛇扭著小屁股搖曳著走路不以為然,但它們其實并不算慢,如果有菌毯,更是堪稱一路飄移。 這些家伙打上超級恢復的標簽,無疑難殺的多。甚至可以說,大兵們的高斯步槍都有些不夠看了。 還好趙文睿的手段層出不窮。SCV+RPG,這些自動工程車擁有不錯的辨別能力,是可以是勝任火箭筒射手的工作的。 而且SCV無懼刺蛇的射擊,可以直懟硬上。 發射后,就沒SCV什么事了。 而一發火箭彈入魂,步兵戰車歇菜,沒毛病。 所以當SCV突然從某個設施中,設施后出現,甜蜜的來一發就閃時,刺蛇們也是挺受傷的。 另外,就連指揮中心都被趙文睿武裝,能伸出些無后坐力炮、機炮什么的乒乒乓乓的開火。兵營什么的自然也沒逃過改裝的毒手。 用吉姆?雷諾的話說:“但凡是人制造的金屬設備,都被那家伙添加了武器屬性。” 就是靠著這樣的辦法,人類一方硬頂著蟲群狂潮。 終于,蟲群一方新一輪的狠招發動,空頭囊如雨而下,更多的戰斗單位直接進入防區內部。 同時,王蟲也不要命的集群出動。 這種血肉版超級熱氣球,‘前妻’那樣的小家伙就有些不夠看了,得好些枚才能炸死一個,而王蟲們就是靠著皮厚肉多,硬是飛過河,一邊噴吐制造臨時菌毯,一邊釋放蟲子。 趙文睿心說:“看,異蟲總是不讓人失望,哪怕兵種不齊,也照樣把事情辦的熱熱鬧鬧,讓人麻爪……” 面對這樣的立體攻勢,人類一方就真的是很蛋疼了,火力全開也不解決問題。而且隨著機械火力的下降,比如說旋翼機被刺蛇射爆,SCV被射程篩孔,無法再充當RPG射手等等,人類一方的反擊明顯是越來越乏力的,這就造成了更多的異蟲活躍在防區內,惡性循環開始,并且迅速惡化。 度日如年中,休伯利安號終于趕到,一通火力傾瀉,實際戰果也就那樣,至少不能解決大兵們所面對的險惡局面。 這時候異蟲已經針對人類形成了阻擊陣線,你不動我就磨,你動你就是靶子。 所以登船成了一項極其危險冒險。 吉姆?雷諾招呼眾人突圍,他是有主角命的,子彈都繞到走,看起來很慘的,但總的來說推進的還行,趙文睿這邊,就基本都在各種消耗中掛了。 其實很多只是傷了,但這種時候,傷了和掛了差別已經很有限,不能進行有效的戰術機動,就等于被盼了死刑。 趙文睿還是打算拯救幾個好苗子,能當伏筆,也能小小的強化下雷諾的游騎兵,所以他帶著救火隊趕去跟吉姆?雷諾匯合了。 趙文睿他們的殺到和加入,令吉姆?雷諾的壓力大減。尤其是兩個治療妹子,簡直就是及時雨。 要知道像雷諾的游騎兵這樣的隊伍,主要就是玩領袖魅力和信條,否則沒有任何招人優勢。 所以不光吉姆?雷諾是否真心實意,‘不拋棄、不放棄’這鍋他得背,死也不能丟。 所以他拖傷帶殘的,場面自然是很難看,也嚴重影響了撤退效率。 而趙文睿他們是生力軍,加入后,效果自然是剛剛的。 “你的人呢?就剩這么點了?”吉姆?雷諾問。 “還有幾個走不了的在那邊硬頂著。” 吉姆?雷諾沉默,他的人就是泥也得拖回去,人家的人上了就得玩自爆,明顯很不公平。但這個時候,他實在是自顧不暇,眼看自己的人設都要塌。 又一頭坑道蟲鉆出地面,試驗型刺蛇、跳蟲都有。這個時候來這種東西,絕對堪稱雪上加霜。 “記住我們的交易。”趙文睿拔出了長刀,沒等吉姆?雷諾回應,就沖向了蟲群。 吉姆?雷諾想叫趙文睿回來,大家一起扛,可理智告訴他,扛不動,讓試驗蟲子圍上來,他們都得死在這兒。 老泰克斯已經又一次的在不耐煩的召喚,吉姆?雷諾一腔感情都化作了一句:“不想死就給我拿出吃奶的力氣沖!” 趙文睿扭頭瞭了眼身后遠去的身影,看了看視網膜上顯示的所剩無幾的倒計時時間,嘴角泛起了一絲獰笑,一直以來,他都不得不收著打。 “現在,讓你們知道老子為什么姓趙!” 嗡!長刀上亮起猩紅光芒,趙文睿帶起血色殘影殺進了異蟲群。 太空,利維坦內部。 警告:發現9級幽能波動…… “唔……”刀鋒女王睜開眼,眼中流轉著的不是后來的紫色幽能光芒,而是金色的,越發的呈現的它的眼睛像是野獸之瞳般冰冷無情。 “看來吉姆身邊也有些不錯的家伙呢,害我之前還擔心他不經玩,怕不小心弄死了。這下可就有趣多了……”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