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 給大貓上一課......

九星毒奶 850 作者 全文字數 5235字

第二天,上午時分,江曉和韓江雪搭乘軍機,在隊員們的送行之下,飛離了這座邊境小城。 看著下方這座越來越遠的小城鎮,江曉知道,未來,他還會來這里很多次。 由于尾羽團的驚艷表現,以及其所拿出來的恐怖成績單,此時的尾羽團被留在了芬城軍事基地,時刻等待著龍窟開啟,亦或者是下一次任務。 這也給江曉的世界杯埋下了一絲“隱患”,一旦上級要求繼續探索龍窟,江曉必須拍馬趕回。 對此,江曉并沒有什么怨言,在昨天夜晚的戰斗之后,他在二尾的禍影之墟中留下了陪練皮,便選擇離去了。 在這之前,在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里,花匠皮和陪練皮對練的成果是非常喜人的,江曉的方天畫戟技藝和弓箭技藝,紛紛提升了一個小等級。 說到陪練皮...... 昨天晚上,在禍影之墟中的那次戰斗,讓江曉終于“站”起來了! “嘻嘻。”江曉坐在軍機上,一臉的笑容,回想起了昨夜最后的戰斗...... 巨刃激烈的撞在一起、在暗淡的夜空下,迸濺出了點點火星。 二尾那高挑的身影猶如鬼魅,時空之隙運用的極為嫻熟,時機把握、火候掌控的簡直完美。 曾經一再拒絕時空之隙的她,現在是三招不離時空之隙,充分的展現出了人類三大本質之一:真香! 嚴格意義上來講,二尾的話語應驗了。 時空之隙這種可怕的星技,真的是足以徹底改變二尾的戰斗體系、戰術風格的星技,而她也的確吃到了瞬移的甜頭。 如果沒有瞬移,二尾怕是在江曉的手中走不了幾個回合。 但是有了瞬移,江曉真的很難抓住她。 二尾那巨大的身體宛若鬼魅,江曉同樣不差,兩人之間的戰斗,簡直就是惡鬼與厲鬼的糾纏。 兩人激烈交戰了百余回合,而江曉也給自己創造出了一個機會,也正是這次機會,讓江曉徹底“站”了起來! 讓我們把時間調整回昨夜。 禍影之墟中,江曉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兩人最開始還是收著打的,但二尾的身體素質和星技擺在這里,星海大斗戰的反應和迅敏程度,遠遠超出了江曉幾個等級,他真的快要跟不上二尾的節奏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又毒又壞的小圓寸丟掉了所謂的切磋概念,直接開啟了嘴炮模式:“你不是不用時空之隙么?嗯?你的作戰風格不要啦?” 聞言,二尾的身子微微一頓。 江曉將這一切都收入眼底,繼續嘴炮:“你悍勇的風格呢?啊?丟啦?開始走刺戰流派了?以后再給你補個隱身星技唄?以后你去戰場就偷襲人唄?” 二尾:“......” 呼...... 見狀,江曉猛的一抬手,一發鉑金品質的大祝福,籠罩向二尾。 在二尾面前,江曉無需保存實力,那祝福的光柱無比粗大,起步就是鉑金! 唰...... 在激烈的嘴炮之下,二尾的心理狀態有了一絲起伏,她的確沒有用時空之隙去閃躲,而是選擇了用彈步+身體霧化去躲避這范圍極大的圣光柱。 江曉面色一喜,只要你不閃爍脫離我的視線,你還能往哪走? 江曉的戰斗智商也不是白給的,對著那霧化飄散的身軀,抬手就是一發調節了品質的、最低等級的黃金沉默。你躲的再快,我的沉默是有范圍的! 二尾那迷霧飄蕩的身軀悄然出現。 而后,迎接她的,便是那鉑金大祝福的洗禮! 洗的那叫一個痛快,那叫一個酣暢淋漓! “我對你簡直太好了。”江曉嘖嘖輕嘆著,卻是連連后退,生怕那鉑金祝福的光柱所迸濺出來的星星點點,沾染到自己的身上。 要是被自己的圣光所波及到,把自己給奶趴下了,那可就真的丟人了。 江曉看她如此舒爽的模樣,忍不住又給她來了一發鉑金祝福。 “孩子,夠不夠?夠不夠,孩子?”江曉開口詢問道,卻是沒得到半點回應...... 兩發祝福過后,二尾的身體軟躺在地上,浸泡在了那一片圣光水漬之中,醉眼迷離,望著頭頂那深邃的星空。 江曉不敢托大,星辰品質的域淚涌出,兩顆小小的水球,包裹著他的雙腳,纏繞著他的雙腿,帶著他的身體離地十多厘米,確保自己不被地面上的圣光水漬沾染,他緩緩的飄向了二尾。 他蹲在半空中,低頭看著下方那雙頰通紅、眼神迷離的大貓,他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戳了戳她的臉蛋。 “嗯......”二尾下意識的歪頭,發出了一道鼻音,一手想要撥開那戳自己臉蛋的手指,但是她抬起的手卻是如此的無力。 “這樣下去不行的。”江曉收回了手指,蹲在半空中,開口教育道,“說你兩句你就中計了?要想贏,你臉皮得厚呀!” 二尾軟躺在圣光水漬中,緩緩的轉過頭,呆呆的看著江曉,那呆滯的神情,宛若一個智障。 江曉繼續道:“在你有時空之隙的情況下,我的沉默都抓不住你。 我使用星技的時候,必然會有伴生的動作,你的頭腦和身體反應,比我快了一萬倍,這會讓你立于不敗之地。 無論是祝福還是沉默,你是不可能被我控到的。 最理想的情況,我只能是將這里鋪滿沉默,讓我們兩人無處可走。但我們都被沉默了,我也就祝福不了你了。” 江曉越說越來勁:“你呢?我嘲諷了你幾句,你就把時空之隙丟了?什么意思?你的戰斗智商呢?龍窟里走了一圈,什么星技都沒學到,把龍族那高傲的勁兒全學來了?” “閉...閉嘴。”二尾終于清醒了一點,智障的模樣也恢復了一絲正常。 “和我這種人打架,你就不能要臉......”江曉嘟嘟囔囔的說道,揮手就是一發鐘鈴。 二尾的腦袋一清,一手扶住了額頭,但還是感覺有點暈眩。 “努力訓練吧,趕緊上星空,把龍族招式學一學,隱龍的沖擊與隱匿,霧龍的感知和圍困,星龍的星墜,還有囚龍的控制!” 江曉苦口婆心的勸說著:“趕緊把輸出和控制補一補,二十年后,還是一條好貓。” “嗯......”二尾一手撐著地面,緩緩的坐了起來。 既然尾羽團已經被選定為探索龍窟的重要團隊,他們當然有資格去申請龍窟星珠,用于補強團隊,以便于更好的探索龍窟。 戳~ “說話呀。”江曉又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 “已經在申請了。”二尾緩緩的開口說道。 嘿嘿! 臭妹妹! 不打擊打擊你,你這爭取龍窟星珠的力度怎么加大? 地上的圣光水漬緩緩消散,同一時間,江曉腿部纏繞的水流消散。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盤起雙腿,看著眼前的二尾:“你目前只有一個星槽,在晉升星空之前,只有隱龍的隱沖,星龍的星雨,囚龍的囚禁能大幅度提高你的戰斗力。
這三個星技中的任何一個,憑你的身手和反應,必然能夠刮蹭到我的身體,那個時候,我們的對戰才算平等。我一身的星技品質高你太多了,而且功能性都太強了。” 出乎江曉意料,二尾點了點頭,非常坦然的接受了這次失敗。 二尾一直在和江曉的誘餌對練,無論是否使用星技,她戰勝誘餌就像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但是江曉本人,正如他自己所說,一身的星技屬性太高了,再配上這樣的身手、心理素質以及戰斗智商,此時的二尾很難奈何得了他。 事實上,拋開切磋,如果是真刀真槍的打,二尾對戰斗的結果是有預期的。 再沒有人比二尾更清楚江曉的實力了,化星的待定成員索菲克,化星的正式成員艾什,那可都是江曉單刷的! 所以二尾非常清楚江曉的能力幾何。 而在她的心中,早在化星組織事件之前,她就已經將江曉擺在了一個特別高的位置,否則的話,她也不可能在江曉初入星河期的時候,就喚他歸隊,一起去懟那犯罪頭子康克金德。 江曉看著二尾沉思的模樣,倒是很好奇她在想什么。 只見二尾轉過身,同樣盤起了雙腿,一臉嚴肅的看著江曉,認認真真的說道:“今天我所經歷的一切,我都會原數奉還。” 江曉眨了眨眼睛,道:“別人都是打之前放狠話,你咋和別人不一樣?” 二尾默默的看著江曉,內心中,為華夏有這樣一位星武者而感到幸運,輕聲道:“繼續成長下去,未來,你絕對不僅僅是尾羽團的守護者。” 江曉突然開口道:“你閉嘴!你輸了!現在是我教育你!輸的沒資格說話。” 二尾面色一僵,低頭看著江曉,一秒,兩秒...... 呸! 二尾的嘴里突然吐出了一口滾燙的巖漿! 江曉身體一閃,原地閃現! 那炙熱的巖漿穿過了江曉的身體,灑在了他的身后不遠處,在這灰白色澤的石質地面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很好!”江曉眼前一亮,大聲贊揚道,“看來我說的話你都聽進去了,跟我這種人打架,你就不能要臉!” 二尾眉頭緊皺,握緊了拳頭,整個身軀突然變成了熔巖之軀,那皸裂漆黑的皮膚上,在那縫隙中流淌著沸騰的巖漿,隱隱亮起了光芒。 江曉嚇了一跳,一發黃金沉默甩在了腳下。 呯! 兩人都被沉默了,二尾也頓時變回了原狀。 沉默領域中,兩人大眼對小眼,誰都說不了話。 10秒鐘之后,沉默領域消退,二尾緩緩的開口道:“再來。” 說著,她身前展開了一面星圖,化星成武。 江曉一臉難受的砸了咂嘴,這不要臉的精髓,看來她是已經學到了,化星成武?她是要火力全開? 尼瑪你一個星海中期的大斗戰,要跟我玩真的? 二尾在人類形態之下,江曉都是靠嘴炮抓住的她,現在她又化星成武了,身體各項屬性提升了一大截,稱之為“暴漲”也不為過,這還怎么抓她? 江曉擁有忍耐神技,足以讓他立于不敗之地,雖然忍耐能抗傷害,但是免疫不了疼痛啊。 難道今天就是我毒奶大王感受巖漿泡澡的日子? 江曉連連搖頭,道:“為師累了,想要睡覺。” 巨大的猞猁一足踏了上來,將江曉按倒在地,毛茸茸的大腦袋探了下來,一雙豎瞳死死的盯著江曉,發出了危險的狩獵聲音:“嚕......” 江曉干脆就沒掙扎,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閉上了雙眼:“我不管,我累了,我要睡覺!有能耐你就打死我吧!我保證不反抗!” 巨大猞猁一足踏在了江曉的耳邊,露出了鋒利的尖牙,對著江曉一陣齜牙咧嘴。 那口中的點點巖漿滴落在江曉的臉上,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江曉一手帶著鐘鈴,抹過臉蛋,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你有什么招式,就盡管使出來吧!對了,你別自爆啊,自爆我還得救你......” 呯! 巨大猞猁氣急敗壞的一腳踏在地上,炎裂! 低品質的炎裂星技,在二尾這樣的星力境界和形態之下,差點把整個禍影之墟都點燃了,一片火焰奔騰,氣浪翻涌。 江曉真男人,鐵血真漢子! 說不抵抗,就不抵抗! 不遠處,被沖飛開來的江曉站起身子,一副灰頭土臉的模樣,看向了那巨大的猞猁。 戲精皮立刻上線,眼眶泛紅,差點流出了鱷魚的眼淚。 通紅的眼眶,是因為他已經想好域淚領域中摻雜傷淚的戰術。 你不仁就休怪我不義!你化星成武,那我就只能用淚雨星技繼續調教你了! 江曉一臉心疼的看著猞猁,觀氣道:“你沒事吧?受沒受傷?我用鐘鈴治愈一下你呀?” 江曉要是真的想治愈,有這說話的功夫,鐘鈴早就穿梭跳躍了幾個來回了...... 巨大猞猁迅速幻化成人形,一手揮下,禍影之墟的大門敞開,她的身子微微顫抖,似乎在極力壓抑著情緒,從牙縫中擠出了一句話:“滾。” “誒?”江曉愣了一下,沒按照劇情走呀? 二尾:“嗯?” 江曉咧嘴一笑:“得嘞。” 走之前,一個陪練皮突然出現在了禍影之墟。 陪練皮出現的一瞬間,就急忙舉起了手,鄭重其事的開口道:“事先聲明,我是來教導你刀法的,我是一次性消耗品,我要是死了,你的師父可就沒了,我絕對不給你補充。” 陪練皮繼續道:“規矩都記得吧?把氣勢收一收,星技什么的都放一放,把力量、反應、速度什么的都降一降,要不我沒法指導你。去吧,去把刀撿起來。” 二尾咬著嘴唇,顯然是被氣的不輕,喘著粗氣,胸膛劇烈的起伏著。 幾秒鐘之后,她深深的舒了口氣,轉頭走向了掉落在地的巨刃。 “你傻笑什么呢?”一道清冷的聲線,從身側傳來。 江曉從回憶中回過神來,轉頭看向了韓江雪。 此時的韓江雪正一臉好奇的看著江曉,自從上飛機之后,他就一直在傻笑,心情似乎特別的好。 皮皮當然心情好,皮了一晚上,心情能不好么? 江曉看著韓江雪,露出了一臉開心的笑容,道:“你不懂,哎......多少年了,我終于站起來了呀!” 韓江雪點了點頭,顯然誤會了江曉的意思,道:“這次龍窟任務,再多的榮譽和夸獎,都是你應得的。” 江曉愣了一下, 你......你要是這么說,那我絕對不跟你犟! ... 四千五百字,小毒奶終于站起來了呀~求票票支援一下小毒奶~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