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六十五章 思量與決斷(4000字)

火影之千葉傳說 2165 作者零始 全文字數 4562字

嗯…… 這個羽田雨澤,到底是怎么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草隱村的領袖的? 并且,當時的草隱村領袖,還是相當有名,實力和人望都相當高的忍者。 最關鍵的是,他是怎么讓草之國選擇閉關鎖國的。 輕輕的放下那一份任免書,三代火影拿起一旁的煙斗,輕輕的吸了一口,眉頭越蹙越緊,臉色也愈加凝重。 很明顯,如果這是一場政變的話,那么,它發生的時間,只可能是在草之國閉關鎖國的那一陣了。 而草之國的閉關鎖國對木葉卻是仍舊是保持開放的狀態,恐怕是為了消除木葉等一系列要拉攏草隱村的忍村的疑心,所以才沒有徹底的閉關鎖國。 可以說,這閉關鎖國是隔絕了所有大忍村等外力的干擾,否則,有大忍村的干擾的話,政變恐怕會變成一場拉鋸戰,原領袖一系,會尋求其他大國和大忍村的幫助,而只要許諾一些堅固實質性的盟約之類的,比如降低關稅和雇用價格,一定比例的任務回扣之類的條件,大國和大忍村必然毫不猶豫的幫助原領袖一系。 當然,政變一方也完全可以去尋求大國和大忍村的支持,畢竟大國和大忍村有五個,和草之國接壤的就有木葉和巖隱,火之國和土之國。 甚至,雷之國和云隱也是很好的選擇,草之國地處火之國和土之國兩國交界,除了水之國孤懸海外之外,和風之國以及雷之國之間的地理位置也能為各自帶來相當的利益。 而五大國又是表面上和氣,暗地里幾乎是一盤亂斗,且巖隱和云隱在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候,已然是結了大仇,第三次忍界大戰是結束了,但是不代表,巖隱和云隱真的不計前嫌了。 如果原領袖一系找的是土之國的話,那么,政變一方完全可以找雷之國,只要對雷之國許諾一個全面戰略合作伙伴就行了,草隱村和草之國可以成為雷之國云隱對付巖隱乃至木葉的跳板。 或者,可以直接找木葉。 畢竟,如果巖隱和草隱村達成合作,那么草隱村完全就可以成為攻打木葉的跳板,木葉也不會坐視不理。 這樣的話,你找一個大國和大忍村,我找一個大國和大忍村,到時候,整個政變就會變成大國和大忍村之間的博弈,無論是暗流洶涌,還是明里搏殺,都會成為一場拉鋸戰。 非十年之功,不可能分出勝負。 第三次忍界大戰結束是數年,一代的時間還未過去,大忍村哪個不是在戰爭中受創嚴重,連勝者木葉都因為九尾之亂而打回了解放前,十幾年的時間,雖然各有起色,但是真的要說實力層次,卻并沒有太大的差距。 五大國中,最出彩的無疑是火之國和雷之國,土之國次之,風之國和水之國居末,而五大國的軍事力量對比,木葉和云隱也屬于第一集團,巖隱中間位置,沒落的砂隱以及血霧政策之后的霧隱居末。 但是,第一集團和居末的霧隱之間,差距是可以很明顯的分出高下,但是,你要說完全打敗霧隱,幾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草隱村政變雙方各自找大忍村的話,大忍村就算是傾力而為,也不過是勢均力敵,一方稍有優勢罷了,不足以奠定勝局。 而且,大忍村的援助也是有個度的,援助太多,投入太多的話,勢必引起其他忍村的注意,以及對手的反彈,到時候只可能是人員越派越多,最后引起第四次忍界大戰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里面,大忍村其實也只能派遣差不多的力量。 來一次第四次忍界大戰,恐怕五大忍村都可能不存在了。 而也正因為此時的五大忍村其實都是恢復期,人口、戰斗力都在穩步的提升,與三戰前是衰弱了一大截,所以,草之國和草隱村這種三戰前只不過是一支雇傭力量的小國和小忍村,才會成為一塊香餑餑,大國和大忍村才會有求必應,同時,這些大國和大忍村也會被政變一方說動援助。 并且,是全力援助。 無論哪個大國和大忍村,都不想失去這么一個同盟,草之國和草隱村對現在的大國和大忍村來說已經是相當大的資源和戰斗力了。 到時候,你求救我求救,你支援我支援的,加上里面的利益糾葛和隱患以及政治博弈,十年這個期限,可能還是短的。 甚至,最壞的接過,就是大國過分的介入而顛覆了草之國的政權,草之國將變成傀儡,操之于大國之手。 而失去了草之國的獨立政權,草隱村的領袖,實質上也就是一個木偶了,只能要擺在大國之間。 所以,閉關鎖國這一步,是最關鍵的一步。 在解除大國大忍村的疑心之余,也保證了草之國的獨立,而對政變一方來說,這無疑是更有利于他們有心算無形之類的計劃,在短時間內完成政變。 可以看得出來,如果這個羽田雨澤是奪權的首領和策劃者的話,這個人絕對是心思縝密,膽大心細的類型,謀斷能力,恐怕和那位媲美。 就算是現在村子的奈良鹿久,恐怕也要稍遜半籌。 而更可怕的是,這個羽田雨澤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忍者,草隱村的忍者勢力,木葉是有不算詳細但絕沒有遺漏的情報的,三代火影很確定,羽田雨澤這個名字,沒有出現在過草隱村的忍者名單之中,而且,草隱村也不存羽田這個姓氏,更沒有羽田一族之類的。 這個羽田雨澤仿佛憑空冒出來一樣。 而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忍者,沒有任何情報,竟然能夠說服草之國進行閉關鎖國,并且在短短幾年間,就成為了草隱村的領袖,這種情況,幾乎讓三代火影以為,又一個半藏要出世了一般。 當初,“半神”半藏就是突然出現在歷史上,帶領雨之國參與了第二次忍界大戰,這場大戰之中,雨隱村幾乎是每一個大忍村都要讓著三分。 而當初半藏,也是突兀的出現,奪取了雨隱村的政權,最后在第二次忍界大戰中一鳴驚人。 現在草隱村的這個羽田雨澤,莫名的讓他有這么一種感覺。
畢竟說服草之國閉關鎖國,并且還能夠讓所有大忍村放松警惕,這種事情,看似簡單,措施也相當的簡單和常規,但是,真正能做到的,整個忍界歷史上幾乎也沒有一個。 更何況,現在五大國對小國的關注,絕對是忍界歷史上最關注的時期。 能在這種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個羽田雨澤,恐怕又是一個不可思議。 而也因為這個羽田雨澤是突然冒出來的,沒有任何的情報,也不顯山露水,所以,才更可怕。 可怕的不是強大的敵人,可怕的是未知的敵人,還會保持自己的未知的敵人。 “果然……又是一個嗎?” 而想到這里,三代火影終究是嘆息了一聲,以他的智慧,終究是沒有理清楚這個羽田雨澤是怎么辦到的。 怎么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甚至都不是草隱村忍者的存在,成為草隱村掌握實權的領袖的。 而且,看這份任命書,很明顯,這個人的影響力,已經擴大到了草之國大名那邊。 從這份任命書上沒有寫前任首領死亡原因的情況來看,很有可能,任命書是大名故意為之,就是為了讓收到任命書的人都察覺到,察覺到前任首領死的并不自然。 也不尋常。 這個羽田雨澤,并非是正規手段上位的。 從這點上看,恐怕大名也握在這個羽田雨澤的手上,整個草之國估計都已經被他掌控。 但是,真正令人忌憚的不是這個,不是草之國大名的這份有問題的任命令,而是,草之國大名的這份明顯有問題的任命令竟然能夠發布出來這件事情。 羽田雨澤能夠策劃這樣的事情,不可能看不出來這份任命令的問題,而知道這份任命令的問題,甚至都可以作為草之國大名的一封求救信了,仍舊是讓這份任命令流傳出來。 足見其還有更深的布置。 這人的心智謀略,深不可測,而且短短數年從不存在到掌握草之國,這人的手腕,恐怕也是極其可怕。 這種情況,他只能聯想到自己村子的另外一個人,能做到這個羽田雨澤所做的事情的,恐怕也就是他了。 村子史上,實力堪比初代二代,謀略更是不可思議的那一個天才了。 “三代火影大人……” 而也在這時候,看著從來都是鎮定自若,從容不迫的處理政務的自己的火影,老實兢兢業業的火影助理,忍不住開口道。 “啊,沒事。” 聽出老實兢兢業業的助理的擔心之意,三代火影搖了搖頭,將任命令放在了一邊。 既然,這個羽田雨澤已經掌握了整個草之國,那么這個請求,應該是他的請求,而非是草之國大名的請求。 這樣一個人物,又擁有草之國的實權,看來,必須要看一看。 如果不過分的話…… 同時,他的心中,還是有了思量。 至于這份有問題的,明顯是草之國大名是在訴說著羽田雨澤的不正當性,希望有人能討伐之的任命書,三代火影并不打算理會。 小國的大名,被忍村的領袖控制這種事情,歷史上也不是沒有發生過,最近的就有半藏把持雨之國的大權。 而現在三代火影對羽田雨澤這個人已經有了相當的認知,相比于一個傀儡的大名,他可不想豎下羽田雨澤這么一個難纏的敵人。 雖然村子中也有可以和他媲美的人物在,但是,現在的木葉可不能惹這樣的麻煩 而且羽田雨澤現在發來請求,就是一種示好了。 是要賣一個人情給木葉,日后好想見,也給對方合作一個開始的契機。 只要木葉完成了這份請求,那么,草隱村名義上就欠了木葉一個人情,這個人情,日后是草隱村主動還也好,是木葉主動用這個人情讓草隱村辦事也好,都是雙方互動的開始,合作的開始。你來我往,禮尚往來之后,自然就會建立新的聯系,新的信任關系,日后結鐵盟也不無可能。 畢竟,對羽田雨澤來說,有木葉這個第一集團的大忍村支持,位子也會更穩當一些。 也能減少其他忍村對他的權力的覬覦,或者打著恢復草之國大名權力對他的巧取豪奪。 三代火影沒有理由不看這份請求。 而只要這份請求不過分,三代火影也必然是要點頭答應的。 “是嗎……是中忍考試啊。” 而看了一眼第二份卷軸之后,三代火影臉上的所有凝重之色,已然都舒泰了開來。 和他所想的一樣,羽田雨澤的這份請求,就是一份示好。 上面寫著的是請求木葉能夠接受一批草隱村的下忍參加中忍考試,并且表示,這一批下忍將會全面配合木葉的一切安全措施。 很明顯,這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請求。 中忍考試加幾個人罷了。 而且,這些人還會全面配合木葉的安全措施,這基本上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事情。 更明顯的是,這份卷軸和任命令的筆跡完全不同,印信也是草隱村的羽田一族以及草隱村影的印信。 也就是說,這就是羽田雨澤親筆所寫。 可見對木葉的重視。 而這次的中忍考試,三代火影是邀請了不少和木葉親善的忍村,是面向所有忍界的,之所以沒有邀請草隱村,是因為草之國還是閉關鎖國狀態,考慮到種種因素,三代火影才沒有去邀請。 和木葉一直保持著良好關系的草隱村,一直是在三代火影的邀請名單范圍內的。 完全沒有這樣鄭重其事的親筆書寫。 文中還多有請求,感謝之類的謙卑的文字,其實都是沒有必要的。 這只能說是,羽田雨澤借著這次中忍考試的契機,故意塞一個人情給木葉。 日后和木葉合作,也有理由去堵其他大忍村的嘴巴。 “那么……” 而想到這里,三代火影也不多想了,直接拿了一份空白卷軸,親自寫了一封回信給羽田雨澤,并且立即讓老實兢兢業業的助理第一時間的送了出去。 就這樣,草隱村數名下忍,加入中忍考試!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