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老青

寒門仙貴 438 作者藍白閣 全文字數 7060字

嘭嘭嘭! 巖漿湖中一道道赤紅的巖漿火柱沖天而起,沖向了岸邊的東州修者。 一時間,整個岸邊被赤紅的巖漿浪潮覆蓋。 東州修煉者倉皇逃離,狼狽而退。 一眾人縱身跑向了高地,這才擺脫了巖漿浪潮。 赤紅的巖漿在腳下流淌著,到處充斥著駁雜的火元,周圍的溫度不知升高了多少。 幸虧之前鐵音提醒地及時,這才沒有人死去,不過卻有幾人反應遲鈍,被巖漿拍中,不過還好有人救助,這才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眾人齊齊看向巖漿湖,臉色難看。 即便那些感應不是十分敏銳的人,也終于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勢,正在從巖漿中升起。 “走。”鐵音大喝一聲,率先向外奔去。 一眾東州修煉者再不敢遲疑,紛紛朝著外奔去。 他們剛走不走,第二波熔巖浪潮便將他們之前的所在高地席卷了,整個地下溶洞中充斥著巖漿與烈焰。 黑色的氣體彌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充斥著整個地底世界。 吼! 一聲嘶吼自巖漿湖底響起。 緊跟著,一道龐大的身影從巖漿底沖天而起。 這道龐大的身影足有三十丈長,周身繚繞著青焰。 青焰跳躍,燃燒得空氣都有些扭曲。 這龐然大物正是那蛟魂。 經過三十多個晝夜的修煉,蛟魂吸收了薛鵬體內大量的火元。 如今蛟魂的實力,比之尋常的筑基修士絲毫不弱。 吼! 蛟魂張開大嘴,仰天發出一聲怒嚎。 似是在宣泄心中的不甘,亦或是在宣誓自己的霸權。 此時在蛟魂的頭頂,還站著一人。 這人一身青衣,雙手背負,緩緩道:“好了,別吼了,人都走光了。” “讓你弄小一點的動靜嚇唬嚇唬他們就成,你看看你弄的,到處都是巖漿。” 這青衣人不是別人,正是薛鵬。 薛鵬嘴角噙著笑意,一副詭計得逞的得意樣。 然此時蛟魂雖然有堪比修士的力量,可在薛鵬的面前,卻沒有半點的脾氣。 時間回溯,三個晝夜前。 蛟魂在吸收了薛鵬大量的火元后,修為超過了他有肉體的巔峰時期。 以魂為中心,凝練火元為肉體。 憑借著薛鵬體內精純的火元,他終于完成了凝練火體。 三十丈的龐大身體此時凝如實質,皮膚表面排列著巴掌大小的青色鱗甲。 鱗甲光澤鮮亮,雖然與之前的肉體相比沒有強大的防御力,但是這些卻都是那恐怖青焰凝聚而成。 即便是修士膽敢靠近它,只怕會被燒得干干凈凈。 蛟魂仰天怒吼,看向了遠處的薛鵬豎起的眼眶閃爍著兇光。 蛟魂感覺到,煉化了薛鵬的火元后,他對這個世界也有了掌控力。 他心中懼怕那莫名的咒語,身影騰挪,從薛鵬的體內世界躥出。 巖漿中,蛟魂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人類的小子,我要感謝你,但我也會讓你知道什么是后悔的。”蛟魂仰天長嘯,舞動著龐大的身軀沖向了薛鵬。 薛鵬凝視著蛟魂,嘴角露出譏諷的笑意,他動也不動,任憑蛟魂沖向他。 “小子,你敢無視我,今天我就把你燒成灰燼。”蛟魂周身繚繞著青焰,將薛鵬纏繞了起來。 青焰燃燒掉了薛鵬的獸皮,但那青焰對薛鵬的身體卻沒有半點損傷。 “蛟魂,你覺得我為什么會傳你那妖術?還讓一定要讓你用我的火元修煉?”薛鵬嘴角高高翹起。 “怎么會,怎么會這樣?”看到薛鵬毫發無傷,蛟魂呆住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蛟魂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這他度過了雷劫,魂魄也得到了極大提升,此時凝練的青焰,即便是筑基修士挨上也要燒成灰燼,這個人類的小子怎么可能承受住它的火焰。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蛟魂怒吼道。 薛鵬微微含笑道:“很簡單,時間的術法雖有莫大威能,但沒一種術法也都有著缺陷。” “就拿我給你的那篇妖術來說吧,確實是上乘的妖術,以魂為中心,凝練火元體,只要神魂不滅,火元是消,你便是不死不滅,重傷之后,只要彌補火元便能快速恢復。” “這妖術堪稱不死不滅,不過卻有一個缺點。”說到這里,薛鵬一頓,笑道:“蛟魂,你可知這缺點是什么?” “我就知道你沒那么好心。”蛟魂怒道。 “我跟你有什么交情么?我為什么要對你有好心?”薛鵬笑道:“是你被自己的欲望蒙蔽了雙眼。” “這一門妖術的缺點便是,你吸收了哪里的火元,便要受哪里火元的限制。” “現在你吸收了我的火元,這邊意味著,如果我的火元散盡,你也將消散虛無,也就是,我死了,你便死了。” “不過,你如果死了,你體內的火元變會化作我體內的養分,而且你吸收本就是我的火元。” 話音落下,薛鵬不滅金身運轉,一股強大的吸力自薛鵬的體內傳來,將蛟魂整個都吸入了體內。 與之同時,那莫名的咒語再度響起。 “逆陰陽、鎮魂鈴,鎮魂守靈護靈臺,十方幻境皆不見,神魂永駐萬古存……。” 玄奧仿若來自亙古的聲音再度響起,恢弘磅礴,振聾發聵,但響在蛟魂的耳旁,卻讓他神魂再度受創。 吼! 蛟魂驚吼連連,此刻他實在是后悔,真不該修煉那什么妖術,此刻卻成為了奴隸。 蛟魂想要自爆,卻發現,他根本做不到。 他的神魂已與這火焰融為一體,然這火焰之體,這時卻不肯聽他的調遣。 吼! “別念了,別念了。”蛟魂嘶吼著。 薛鵬卻沒有停下了的意思,隨著他念著不知名的咒語,一道道符紋印刻在蛟魂的魂魄之上。 薛鵬忽然有種感覺,只要他一個念頭,便可將這蛟魂徹底抹殺了。 薛鵬停止了念動蛟魂,隨后緩緩道:“蛟魂,你也不要覺得是自己吃了虧。” “或許在你的眼中,你眼中弄的世界便是全部的世界。”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所認知的這個世界,其實不過是一件法器而已。” 說著薛鵬拿出了乾坤袋,緩緩道:“比如它,你就活在這個袋子里,卻以為這便是真實的天地。” 蛟魂豎起的眼眶中青焰跳躍,驚疑道:“你是說,我活在袋子里?” “不可能,不可能,我一出生就在這一片世界。”蛟魂怒道。 薛鵬嘴角一翹,一抹乾坤袋,一道青光從袋中射出罩向蛟魂。 蛟魂一陣嘶吼,掙扎著,卻抵不住乾坤袋的吸收。 自己的體內,薛鵬便是神,蛟魂反抗不了。 轉眼,蛟魂被吸入了乾坤袋中。 不多時,薛鵬便又將蛟魂放了出來。 蛟魂豎起的眼眶中青焰不斷跳躍著,此時卻不再說話。 薛鵬繼續道:“乾坤袋內的空間很小,不過他也是一個空間。” “而且,你似乎忘了一件事,現在你所在之處,也是我體內的空間,難道你所在的世界,就不能是某一物,某一樹,甚至某一塵埃么?” 蛟魂聞言豎起的眼眶中青焰跳躍得越發劇烈起來,薛鵬緩緩道:“你應該沒有見過太陽吧,那是一個巨大的火球,比這巖漿之地的火焰要強大無數倍。” “你應該也沒見過大海吧,那里有著充沛的水元,也是這里的無數倍。” “如果你想再進一步,化身角龍,便要水火相濟,度過風火雷劫,而在這里,你是永遠無法完成的。” 蛟魂沉默了,薛鵬繼續道:“只要你跟著我,我走到哪里,你便可以去到那里,可見一見真正的大千世界,看一看真正世界應有的絕世風光,看一眼其他的妖族又是如何修煉的?” “這對你大有裨益。” 薛鵬說了良久,終于,蛟魂開口了:“你真的肯放我自由?” 薛鵬點頭道:“到時候如果你愿意離去,我自然會放你離去。” “好,我便在信你一回。”蛟魂給自己找了一個臺階,其實它的心已經被說動了。 他原本以為全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可此時卻聽這人類說,這里的世界,卻不過人類手中的玩物。 既然如此,那么它算什么? 它本以為自己天生地長,卻沒想到,自己卻連人類手中的玩物都算不上。 他也想看看這個人類口中大千世界,究竟是什么樣子。 熔巖之上。 蛟魂發出一聲冷哼:“我已經壓制了自己的力量,否則這些個小臭蟲一個都別想跑。” “行行行,你厲害,你還厲害還不行么,趕快離開這里吧,我在這里可是受夠了。” “老青,我們走。”老青是薛鵬給蛟魂起的名字。 本來薛鵬想叫他青蛟,因為蛟魂在這個世界已活了六百多年,加上周身青焰,青蛟這個名字也不錯。 不過薛鵬覺得青蛟聽起來挺疏遠的,干脆就叫老青算了,聽起來還挺近乎的。 對于稱呼,青蛟覺得無所謂。 青蛟載著薛鵬朝著外面飛去,這里他比薛鵬熟得多,沒用太久的時間,便飛離了地底世界,朝著遠處的青云梯飛去。 血神塔第三層,眾人便見一條渾身繚繞這青蛟騰空而去。
鐵音凝眸看去,便見青蛟頭頂站有一人,著一身青衣,負手而立,正是她厭惡至極的那個大曌人。 “是那個大曌人,姐,是那個該死的大曌人。”鐵音指著青蛟身上的薛鵬喊道。 鐵音一吹口哨,遠方一只大鳥振翅飛來。 鐵音高高跳起,鐵琴身影閃動,兩人落在大鳥寬厚的背部。 “大笨鳥,我們快追上去。”鐵音喊道。 大鳥畏懼地看了一眼青蛟,扇動翅膀,并不愿追上去。 鐵音用大劍敲了敲大鳥的腦殼,威脅道:“你要是不快點追過去,我就拔光你的鳥毛,把你烤了吃。” 大鳥發出一聲悲鳴,不得不扇動翅膀追了過去。 “快點,快點,大笨鳥你太慢了。”鐵音用大劍敲著大鳥的腦殼叮當作響。 大鳥憤而振翅,羽翼下疾風呼嘯,化作一道紅光,射向了青蛟。 “嗯?” 察覺到了有人追自己,薛鵬回頭看去,見是鐵琴、鐵音姐妹二人。 薛鵬嘴角微微翹起,今時不同往日,現如今有青蛟在,在這第三層,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停下。”薛鵬緩緩開口。 青蛟也察覺到了遠處的血氣波動,回頭看去,也瞥見了鐵琴、鐵音。 “小鬼,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跟那個丫頭糾纏。”青蛟的聲音緩緩響起。 “怎么,你怕了?不管怎么說,你也是渡過雷劫,化身成蛟了,怎么還怕那個鐵琴?”薛鵬開口道。 “我的實力雖然恢復了一些,可被你的咒傷了神魂,之前我能憑借熔巖驚走她,但現在我的實力與她在伯仲間。”青蛟緩緩道。 “伯仲間,那你還怕什么,輸了就往我體內跑,力量恢復再接著斗就是了。” “我說的伯仲間,已經把在你體內恢復力量的過程算了進去。”青蛟解釋道。 “那你太遜了,怎么說你也是渡過天階的蛟啊,說出去我都替你丟人。”薛鵬譏諷道。 “該死的大曌人,你給我站住。”遠方鐵音喊道。 薛鵬扯開嗓子罵道:“小劍人,又來追我干什么,我對你可不敢興趣。” “你這個該死的大曌的綿羊,今天我一定要把你剁成八段。”鐵音氣呼呼地罵著。 “小妹,小心一些,他身下的便是那蛟魂。” “只是不知道這大曌人用了什么辦法,竟然為這蛟魂凝聚了肉體,而且看其氣勢,力量恢復了大半,即便是姐姐,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拿下他們。”鐵琴凝重道。 “什么?連姐姐都沒有十足的把握?這個大曌的綿羊竟然變得這么厲害了?”鐵音一臉的吃驚。 大鳥羽翼一振,聽了下來,不敢再靠近。 對它來說,青蛟是極其恐怖的存在,不是它能夠抵擋的。 能靠近千丈已是難得了,換做它自己,早就跑得遠遠的了。 鐵琴面色凝重看向薛鵬,沉聲道:“大曌人,沒想到你竟能收服蛟魂。” 蛟魂冷哼一聲,顯然收服這個詞,讓他并不歡喜。 薛鵬朗聲笑道:“鐵琴,現在有老青在,你還能奈我何?” “在東州年輕的煉體修者當中,你應該屬于其中的翹楚了吧。” 鐵音聞言臉上浮現得意色,高聲道:“在東州,我姐姐可是年輕一輩最頂尖的強者。” “那琪琪格,在年輕一輩最多排到三十名,但我姐姐,可以排到前二十名。” “才前二十?”薛鵬皺起了眉頭,他本以為,鐵琴如此之強,就算不拍前三,也得排到前五,或者前十吧。 前二十,這可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東州有這么強么? 聽了薛鵬這話,鐵音臉上浮現了怒色,“喂大曌人,你那句才二十是什么意思?” “我告訴你,我東州年輕一輩修者數百萬,能夠排到前一百都是極強極強的了。” “就你,怕是連前一千名都排不到,我姐姐排到前二十,那已是天縱之資,你跟我姐姐,根本無法相比。”鐵音輕喝一聲。 不過鐵琴卻不這么想,這個大曌人聽說剛剛進入血神塔,這才多久的時間,就能成長到如此程度,真是駭人聽聞。 整個東州,只怕只有那幾人方能與之相比吧。 這個大曌人的潛力太恐怖,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他留下。 鐵琴深吸了一口氣,凝練的目光投向薛鵬道:“大曌人,現在束手就擒,隨我離開血神塔,去見城主。” 薛鵬聞言嘴角泛起了一絲冷笑,他微微搖頭,體內神力運轉。 三頭六臂運轉起來,一顆頭顱自肩膀長出,五條手臂各持著一柄骨劍。 不滅金身全力運轉,周身仿佛擦了金粉,那種強大的氣勢陡然釋放了出來。 青蛟還是第一次看到薛鵬全力施展修為,不禁微微側目,這種血氣波動,竟然比他也只差了那么一點。 這個人類,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不過這個人類越強,自己好處也越大,青蛟心里想著,同時凝眸看向鐵琴。 薛鵬緩緩開口,聲若洪鐘:“鐵琴,少說廢話,打倒我,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鐵琴臉色一沉,她纖纖手掌緩緩抬起,右掌食指指尖浮現一截小小的白色骨劍。 骨劍周遭有著青、玄二色氣流旋轉著,青色的是風元、玄為水元。 一股凜冽氣機,夾雜著陣陣寒氣,破空而來。 她朝著薛鵬輕輕一點,那小小骨劍破空射向薛鵬。 劍未至,犀利、冰寒的劍氣已先至。 “老青。”薛鵬低喝一聲。 青蛟張口一口青焰吐了出去,與那小骨劍撞擊到一起。 砰! 一聲巨響。 青色的火焰頓時被青色氣旋攪開,化作漫天的火羽降落地面,骨劍則毫不停留射向薛鵬。 不過其表面的玄色水元消散了。 薛鵬神色凝重,化身的三條手臂持著骨劍,抵向了這小小的骨劍。 然而就在接觸道骨劍時,忽然間,骨劍轉了一個彎。 薛鵬大駭,瞳孔驟縮,驚道:“馭物?” 那小劍繞開薛鵬的攻擊,狠狠射向了薛鵬。 薛鵬即可催動了王甲,護住了全身。 砰! 一聲巨響,骨劍擊中了骨甲。 青色的氣旋撕裂著薛鵬的骨甲,浮現道道裂紋,那骨劍猶自往里面鉆。 薛鵬體內血氣狂涌,維持著骨甲不破,抵擋著那骨劍。 不知不覺,薛鵬調用了白色的火焰。 火焰跳躍上骨劍,頓時將骨劍燒成了灰燼。 薛鵬一愣,這白色火焰,竟然有如此威力。 這下薛鵬心中大定,他現在修為低下,能夠調用的白色火焰并不多,不過也堪堪布滿了整個王甲。 其身下的青蛟則心驚膽戰,生怕薛鵬一個不留神,將他給燒到。 “鐵琴,就這么點本事么?”薛鵬哈哈笑道,他倒要看看,這東州排名前二十的翹楚,到底有何本事。 青蛟神色凝重,他已感受到鐵琴體內有一股雄渾的力量在凝聚。 “姐姐,我幫你。”鐵音道。 “不,小妹,你離開這里,我怕一會控制不住,會波及到你。”鐵琴臉色凝重道。 鐵音聞言臉色一變:“姐姐,難道你要?” “好了,小妹,快些離開吧。”鐵琴催促著,體內的血氣急速攀升,她從大鳥的身上高高跳起,整個人滯留在了半空。 鐵音沒有再廢話,轉頭就跑,口中還喊著:“大笨鳥,快點跑,要是被姐姐的劍陣卷進去,咱們倆都要玩完。” 大鳥見終于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羽翼一振便是數百丈,速度比來時快了不知幾倍。 鐵音見狀驚呼道:“大本鳥,原來你能飛這么快,以前你怎么飛那么慢,我該怎么教訓教訓你呢?” 鐵音用大劍敲著大鳥的腦袋。 大鳥發出一聲悲鳴,轉眼間,飛出去千丈的距離。 “好了,別飛了,停下。”鐵音罵道。 大鳥這才慢慢停了下來,調轉身形,看向了鐵琴的方向。 此時鐵琴仍滯留在半空中,其體內的血氣如同潮水一般澎湃洶涌,越匯聚越是雄渾磅礴。 鐵音的眼中隱隱有著劍芒流轉,她揚聲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到底隨不隨我回去?” 薛鵬眼皮狂跳,這氣勢怎么這般駭人? 薛鵬笑道:“那個,鐵琴姐姐,要不你先收起血氣,有事好商量。” 青蛟心底暗罵:“現在才知道不是對手,晚了。” 鐵青眼中寒光連閃,“你自封血氣,我便放你一命。” “這……。”薛鵬心中后悔不已,自己逞什么能呢。 此時他若掉頭就跑,無異議將自己背后空擋露出,到時候這鐵琴發動攻擊,自己肯定死得不能再死。 可若是正面抵擋,擋得住么? 束手就擒? 你自然更不可能。 薛鵬凝視著鐵琴,狠狠一咬牙,“鐵琴,那就來吧,我倒要看看,你這東州排名前二十的翹楚,到底有多厲害。” “冥頑不靈。”鐵琴俏臉陰沉了下來,背后一柄古劍緩緩凝成。 這古劍高達百丈,且十分凝實,比鐵音施展時候不知凝實多少倍。 古劍下,青蛟好像是一條小蟲,而他連個螞蟻都算不上。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