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蚩尤拐菩提

從前有間廟 431 作者夢入秋水 全文字數 2624字

碧波汪洋,大日東出。 只見茫茫東海之上,有一處仙島獨離洪荒,其上氤氳繚繞,霞光萬丈,有仙鶴長鳴,沐日光而翔,諸般仙珍奇寶若隱若現,一道道身影散發著深淺不一的氣息,或打坐,或吐納,或習仙煉術,或遁空化虹,于長空往來去返,可謂是一等一的仙境福地。 卻說忽見天外降下兩道身影,聯袂落下,正是那出了紫霄宮的通天教主與姬神秀,未及落地,卻已引來無數見禮。 “老師圣安!” “老師圣安!” “多寶見過老師!” …… “哈哈,道友且看我這金鰲島如何啊?” 通天朗聲笑道: “爾等還不見過我身旁這位,這可是人族之祖,天地間的大功德者,往后人族大興,你們可要多親近親近人族,切莫生出事端。” “是,多寶道人見過人祖!” “龜靈見過人祖!” …… 姬神秀也是心中贊嘆不一,卻見周遭流光遁起,鋪天蓋地,這低的只在天仙之流,高者如眼前的道人與女子竟是已快大羅金仙。 “有禮了!” 語罷卻是自袖中取出七尊巴掌大小的泥偶,笑道:“圣人門下果真不凡,今日既是為客我也不能太過小氣,這幾尊泥偶權當見面禮了。” “哼,我還以為是個什么好東西,敢情是幾尊泥娃娃,莫不是拿我們尋開心哩?”忽聽一嬌蠻的女聲響起,就見個十數歲模樣的碧衣少女嫌棄的嘀咕道。 “碧霄,止言!” 少女身旁猶站著兩個女子,那開口的便是為首之人,一身修為竟也是快到大羅金仙了,發髻輕挽,著一身云霞般的衣裳,靈秀透骨,資質不凡。 “無礙,我還沒說個明白呢!” 姬神秀哈哈一笑,不以為意。 “此偶謂之替身泥偶,乃我閑暇時塑就,內藏玄妙,平時只需祭煉一番,這一個泥偶便可抵一次死劫,圣人之下,皆可免去身隕之厄。” 這話一出,徒弟們還沒說什么,通天教主已經沒好氣的對著碧衣少女訓道:“還不快謝謝人家,天天就知道貪耍,也就島上的這同門師兄弟能容你,往后離了島又不知該闖下什么禍事。” 雖說是訓斥之言,但他邊說著,邊把那泥偶推到了幾個弟子面前,像是生怕誰不識貨推拒了一樣。 這泥偶起初本無面容,皆是一般,但說來也奇,只落到多寶、三霄等人手中一經沾染他們的氣息,立見面容浮現,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待碧霄小心翼翼的收起,她眼珠子一轉,卻又似撒嬌般對著通天教主道:“老師,公明師兄還在閉關哩,你且多給我一個啊!” “……” 通天教主臉色一黑,沒好氣的一拂袖只把那無主的最后一個也送了過去。 “去去去,且走遠些,莫要再來煩我!” 等見碧霄發著銀鈴般的笑聲捧著泥偶遠去,通天教主才苦笑著搖搖頭。 “讓道友見笑了。” 姬神秀笑道:“我一直以為圣者皆已厭離喜樂,不怖生死,不想上清道兄竟這般至情至性,委實令人艷羨!” “哈哈,咱們入內一敘!” 通天教主似心情大好。 碧游宮中。 待二人落座,通天教主只取出一些靈粹仙果,開口問道:“道友還未言那天庭司職神位有何玄妙呢?” 姬神秀聽的卻是搖頭苦笑。“談何玄妙,上清道兄莫不知這下個量劫便是因這司職神位而起,既是劫數,又豈有玄妙可言。”
通天教主皺眉不解。“既如此,道友又何苦送人族上天庭?難不成這便是避劫之法?” “是也不是,我人族未來大興,此劫自是免不了,如今所為不過是為日后準備,相反道兄仍需留意!” 聞聽姬神秀的話,通天教主更是困惑甚濃。“道友何出此言啊?” “這天庭司職神位道祖為何只對我等言明?便是因量劫一起,三教門人與我人族皆在劫數之中,天上司職神位不知凡幾,唯道兄門人眾多,可謂萬仙來朝,且事關各教氣運,還需多多留意。” 姬神秀這話已是說的透徹。 通天教主自然聽的明白,臉色陰晴不定。 “道兄勿憂,此事時機一至,想來還要去那紫霄宮商榷一番,到時自會見個分曉。” 如今諸圣中,恐怕就剩通天教主沒有打人族的注意,且頗讓姬神秀有種志同道合的感覺,至于其他的,那女媧恐怕自巫妖之劫后對他已恨之入骨,老子與元始天尊更不用說了,西方那兩位恐怕無不時時刻刻想著如何渡化蒼生,布法傳道呢。 看來一切都將會在封神大劫見個真章,分個高下。 如今這般,也不過是為了和通天教主生出一些情份,不然到以力證道的時候,那幾個圣人又豈會冷眼旁觀,這以力證道卻是要超脫洪荒之外,指不定又落個群敵環伺的處境,搞不好還要好鴻鈞做過一場。 “倘若是別的,損了便損了,但誰要敢打我弟子的注意,還得做過一場!” 通天教主眼神微凝,語氣沉重。 “多謝道友解惑!” 姬神秀擺了擺手。 “道兄卻是折煞我了。” 只待姬神秀與通天教主交談許久自碧游宮出來時,這外面已經過去了數月之久,當真是洪荒不記年,歲月轉眼過。 可剛回到人族族地。 便見族人稟報,巫人以后羿為首,已離了族地去往別處開荒拓土,另立部落,想來他不在的這些日子,人族里怕是發生了很多事,多半受到了排擠。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熊頂天一見到他就抱腿訴苦自己的兒子被人拐跑了。 姬神秀眼神怪異。“菩提被誰拐跑了?” “那小子是個巫人,生了不到十天就人高馬大的,名叫蚩尤,體內巫族血脈極為濃郁,生來便具不凡神通,天分極高,竟是從那傳承石碑中得到了一門不世刀法,名為“吞天滅地七大限”。” 聽到熊頂天的話姬神秀不光眼神怪異,連表情都有些詭異,他笑了笑。“沒事,它身上寶貝不少,興許玩夠了就回來了,哪像你們一家子,天天窩在部落里,這又胖了一圈。” 瞧著熊頂天耷拉的圓臉,姬神秀索性笑出了聲。 “哈哈,倒是會選,你們這一家子,就那小東西比較出息!” 正這時。 “小仙太白金星,見過人祖!” 天空上,忽聽一顫顫巍巍的話語響起,一個須發皆白的老倌正自駕云飄下。 姬神秀心頭暗笑,這玉帝也不知道從那找來的散修,卻是靈物得道,化作人形。 “行了,知道你此行目的,本座這便把那萬人給你。” 說話間祖廟忽然洞開,只見帝辛罕見的沒穿那一身森寒甲胄,面容更是多有變化,身著紫袍,身后更見有萬道流光掠出。 太白金星喜出望外,嘴里只是忙著連連道謝,領著帝辛他們又上天了。
隱藏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期期准下载